|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乐彩网:900名被裁員工正式告別甲骨文,那些離開外企的人都去哪了?

2019-05-23 10:57 | 作者: 李潔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www.qaplt.com  

屏幕快照 2019-05-23 上午10.57.57

近幾年,外企光芒逐漸暗淡,老牌科技企業不斷縮減成本,上演裁員戲碼,中國分公司往往成為這些企業裁員名單中的第一位列。?;辛窒碌耐餛筧?,一批人留了下來,另一批人則選擇了適時順應時代。

文|《中國企業家》實習記者 李潔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全景網

 

5月22日,是甲骨文900名被裁員工正式告別公司的日子。

位于中關村軟件園的甲骨文大廈一間會議室,一批一批的員工進進出出。他們需要在今天簽字確認離職,這樣他們才能順利拿到賠償。

“人很多,場面亂哄哄的,大家都在這一天辦離職。”劉森向《中國企業家》表示,“簽了字,就徹底和甲骨文沒什么關系了。說不出什么心情,簽吧!好聚好散。”

劉森任職甲骨文云計算部門,半個月來,他一直在找合適的工作機會,“已經拿到了兩個口頭offer。”劉森透露。他身邊也有不少被裁同事也拿到了offer,大部分選擇了國企和銀行。

12天前,他在公司食堂匆匆吃完午飯,便和同事一起快步走向離甲骨文大廈不遠的中關村軟件園。他們懷里抱著一沓簡歷,準備去參加一場特別的招聘會。

這是一場由甲骨文與中關村軟件園牽頭、專門為近期甲骨文被裁員工所舉辦的招聘會,時間是當天的12點至14點。

進入會場,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是劉森曾經并肩的戰友。連續幾日的焦慮尚未拂去,大家依然焦慮和不安。

5月6日臨下班,包括劉森在內的甲骨文中國研發中心的員工,都收到了“第二天上午9點召開員工電話會議”的電子郵件。

“其實大家對于裁員還是有預感的,但是沒想到來得這么快。”劉森苦笑道。

5月7日上午,甲骨文召開了面向全中國區的電話會議,正式通知裁員決定,裁減對象是甲骨文中國區研發中心,900多名員工成為首批裁員對象,其中有500人來自北京研發中心。甲骨文中國研發中心共有1600名員工。

“雖然在甲骨文不到一年時間,但還是有著很深的感情。”劉森向《中國企業家》表示,“裁員決定讓人無奈,但這場招聘會還挺讓我們感動”。他當天遞出三份簡歷,并都約了下一步的面試時間。他透露,有些同事已拿到新東家的offer。

共有近400名甲骨文被裁員工參加了這次招聘會,華為、網易、聯想、美團、京東物流等上百家企業向他們提供了崗位,簡歷交互量達近1600份,通過初試的比例達40%以上,對口企業認為80%應聘人員都符合其崗位要求。

這幾年,IBM、微軟、亞馬遜等頭部外企頻頻發布裁員計劃,中國分公司成為重災區。這些理工科學霸曾經向往的明星雇主,再也不是他們的最佳選擇,他們走向了BAT(百度、阿里和騰訊),走向了中國本土科技企業,走向了創業潮。

“當裁員這種事情發生時,作為底層的螺絲釘,我們只能擁抱改變。”劉森表示。

落幕

曾幾何時,進入500強外資企業是一眾莘莘學子泛舟苦海之后的夢想港灣。寸土寸金的辦公地段、舒適高端的工作環境、完善的福利待遇、規章化的工作模式、中英文混雜的工作語言處處彰顯著其精英的身份。

但近幾年,外企光芒逐漸暗淡,老牌科技企業不斷縮減成本,上演裁員戲碼,中國分公司往往成為這些企業裁員名單中的第一位列。

早在2012年,IBM就開始陸續裁減中國區員工;在收購諾基亞后,微軟在2014后便掀起了全球化的裁員浪潮,被收購的諾基亞設備與服務部門裁員1.25萬人,占裁員總數的70%,中國成為了重災區;2017年,芯片制造商新博通宣布裁掉中國DCD(data control division)部門所有員工……

對此,從事獵頭行業十幾年的李金強分析,這一切緣于市場價值規律的變化。2008年,在被取消超國民待遇后,外企在國內市場的競爭漸顯頹勢。究其背后的根源,則是大型外企的本地化服務交付效率低下,與市場需求變化速度脫節。

此外,這些上一個時代的巨頭,在互聯網沖擊下,轉型時也傾向于用暴力裁員的方式來調轉企業大船沉重的舵頭。

外企日薄西山,本土互聯網科技企業則日漸崛起。

中國互聯網新貴更懂用戶、反應速度和交付效率更快,以及親民的性價比產品和服務,侵占了外企在國內的市場份額,虜獲了用戶的芳心。

?;辛窒碌耐餛筧?,一批人留了下來,另一批人則選擇了適時順應時代。

拉勾網創始人、CEO許單單向《中國企業家》透露,拉勾網后臺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6年兩年間,出現了從外企跳槽到民企的高峰。

當時,恰逢國內一些獨角獸互聯網公司亟需正規化,外企高學歷、技能過硬的大批人才跳入“蘿卜坑”中,發揮了作用,同時也拿到了不錯的薪酬待遇。

不過,2017年后,這種潮流逐步降溫。在許單單看來,和前幾年相比,如今本土互聯網企業的核心崗位所剩無幾,再想在本土互聯網企業中華麗轉型難度陡增。

尋變

許華是外企離職人員中積極擁抱改變的一員。2016年,他選擇離開工作6年的老牌外企,奔向了一家本土跨境電商企業從事研發管理工作。

此前,許華還曾有過短暫的創業經歷,他對互聯網狼性文化的公司并不排斥,這也令他很快地適應了本土互聯網企業高強度的工作狀態。“比較遺憾的是,陪伴家人的時間變少了。”許華對《中國企業家》表示。

許華坦言:“在外企的日子,工作和生活實現了平衡,待在外企的確很舒服,可?;幸踩纈八嫘?。”相比于之前在外企平均每天四五個小時的實際工作時長,目前的狀態讓許華倍感充實。

除了本土互聯網公司,創業也是許多從外企出走人的另一種選擇。

伴隨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口號,曾在日韓企業工作過10多年的崔娟也在多番忖度下,順勢踏入了創業大軍的洪流中。

談起陪伴她青春的老東家,崔娟依舊懷念。外企的等級制度、觸手可碰的職場天花板是她離開的原因。

“公司的高層全是由日韓籍員工來擔任,中國員工的工作業績再好也依然沒有機會。”崔娟向《中國企業家》介紹。

崔娟表示:“離職時我本身年齡大了,不太好能得到滿意的offer,而且在外企工作了10多年,習慣了什么都按章程做事的工作方式,覺得自己無法適應本土特別是互聯網企業的工作氛圍,干脆就自己單干吧!”

在拉來了同樣從外企離職的好友后,崔娟利用多年的市場公關經驗,和朋友創立了一家公關公司。從之前外企的朝九晚五,到創業后手機7X24小時隨時待命,崔娟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創業艱辛,崔娟日日焦慮。盈利困難常常導致公司無法給員工正常發放工資,以至于招不到成熟優秀的員工,由此惡性循環,崔娟的公司僅僅經營了一年多后便慘淡收場。

回憶起那段創業的日子,崔娟表示疲憊不堪,并且無法兼顧家庭,尤其是孩子。她表示:“那時候公司里放著幾個床鋪,加班完就直接睡在那兒,半夜能回家都是一種奢侈。”

如今,崔娟選擇了保險行業。在她看來,這個行業足夠自由,工作量和時間都可以自由支配。“年紀大了,重心越來越放在家庭。作為一名母親,我希望能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孩子成長。”崔娟表示。

外企光環不再,但是很多人因為種種原因不敢輕易離開。

崔娟笑稱,“80后”的觀念和“90后”不同,前者更加循規蹈矩,加上有房貸等壓力不敢輕易提離職,不及后者想法多變。“當時入職我所在部門的‘90后’都干不長,外企的工作內容在他們看來太沒挑戰性,他們的選擇越來越多。”

回流

在擁抱改變的外企人群中,一部分人成功轉型,另一部分在折戟本土科技、互聯網公司后又重回外企的懷抱。

許華身邊就有鮮活的例子。他的多位前同事從外企跳到BAT等大型互聯網公司后無法適應,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外企,即便這些互聯網企業給他們開出了近雙倍的薪水。

“新興的科技互聯網新貴在管理制度上可能還未完善,螺絲釘感強的外企員工進入到此種類型的企業,難免會水土不服。”許單單向《中國企業家》分析。

創業公司除了執行力之外,還要求職員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如果員工自身有太強的框架感,顯然不能夠融入其中。

“外企人看重時薪,他們不想做‘年薪上的富人,時薪上的窮人’。而這歸根結底還是個人適應性的問題。”許單單直言,很多外企人是用不適應民企思維來給自己的失敗找借口而已。

此外,獵頭李金強分析,在跨國企業工作的經理人,若是核心崗位的人選,即使被裁員后也備受市場追捧;相反,那些僅僅做些低附加值工作的職員,在就業市場上則會比較被動,這時他們就需居安思危,適時依據大環境變化調整自己。

因為,在舒適的外企高墻外,本土民營企業、新興互聯網科技企業正在舍命狂奔。國內大廠在對人才的吸引力方面,并不遜于外企甚至遠遠超越。

不過,對于目前網上有關甲骨文工程師的言論,劉森并不認同。

劉森解釋,甲骨文雖然沒有像互聯網公司那樣強制996加班,但身邊的同事很多都將工作帶回家。“有時候我晚上11點鐘上線工作,會發現同事們也在線上。”

“眼下的就業大環境并不樂觀,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比較困難。”劉森眉頭一皺。

(應受訪者要求,劉森、許華、崔娟為化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