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新疆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乐彩网:酷狗被指拖欠上億制作費,“夢碎”音樂眾籌

2019-06-03 14:58 | 作者: 武昭含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www.qaplt.com 屏幕快照 2019-06-03 上午10.24

受訪者表示酷狗中斷交易、不能按期結算費用,導致制作公司、主播和用戶蒙受損失,其中制作公司的損失尤為慘烈。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武昭含   編輯|劉宇翔   頭圖來源|中企圖庫

 

“好想哭,一個多月了,終于見到陽光了!”看到多家媒體發布“酷狗致音樂人損失過億”的消息時,經歷了一個多月維權的音樂制作人趙穎(化名)用“守得云開見月明”來形容此時的心情。

但,這份心情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后續結果如何,還不得而知。

5月27日,一張音樂人在酷狗音樂廣州總部拉橫幅的照片在微博流傳,照片中,白色條幅上分別印有“酷狗請還我們‘音樂農民工’的血汗錢”,以及“酷狗‘圓夢計劃’致數百音樂人損失過億”等字樣。

28日,參與維權的音樂人與酷狗方面談判了三個小時,但雙方并未達成共識。29日下午,酷狗音樂首次正面回應維權事件,發表聲明表示,在“星愿計劃”(圓夢計劃)活動中,酷狗接到了大量主播投訴,反映音樂質量不達標,有商家通過不正當競爭手段獲利,并表示“對不敢承諾音樂,不敢公開音樂制作明細,妄圖用惡意行為混淆視聽、渾水摸魚的商家,將一律訴諸法律”。

這份聲明并不能讓維權的音樂人信服,參與維權的音樂制作人鄭冰冰表示,音樂質量不達標可以打回來修改,但是拖一兩個月不審核是酷狗故意為之,“為什么之前的幾十首歌都正常結算,后面的歌就不理,商城說關就關?”

趙穎也對酷狗音樂的審核機制產生了嚴重懷疑,趙穎說酷狗方在3月25日之前一直都在審核,當時也有沒有通過審核而發回來重新制作的歌曲,為何聲明中質量差的歌曲會通過審核?“這是否說明酷狗審核機制不嚴格?是否是酷狗不買單的借口?如果有什么質量問題,請提出來,我們可以配合修改基于歌曲質量方面的問題。”

至于酷狗聲明所提及的“大量主播投訴”,主播“Eryn圣香”認為酷狗此舉是將主播“當槍使”,無論是demo還是成品錄音,酷狗都經過了審核,有問題會來回修改,聲明里說主播投訴歌曲質量是酷狗的借口。

酷狗發布聲明后,《中國企業家》聯系酷狗方面,希望對聲明中“質量不達標”、“不正當競爭”進行詳細說明,但酷狗方面一直未有回復。而酷狗音樂的母公司騰新音樂娛樂表示,對酷狗的事情不方便評論。

“圓夢”變“破夢”

事情緣起一年前酷狗推出的“圓夢計劃”。

2018年,酷狗直播發起名為“圓夢計劃”的活動,根據該計劃,酷狗音樂的主播可以通過酷狗商城選擇不同價位的歌曲,向粉絲發起眾籌,粉絲每打賞給主播一份夢想音符禮物,主播不僅會獲得提成,還會獲得價值1000星幣的星愿基金,完成眾籌目標后,酷狗將根據星愿基金的總額,按50%比例提供歌曲制作費用,主播可以錄制成歌曲上線??峁分輩パ胍衾秩斯ぷ魘胰胱た峁芬衾稚壇俏韃ブ譜鞲棖?,歌曲約3萬一首,包括詞曲版權轉讓、編曲、錄音、分軌混音、母帶的全套制作流程。

也就是主播發起眾籌,粉絲打賞“募集”基金,主播不但從中獲得提成,打賞匯成星愿基金,酷狗音樂提取星愿基金總額的50%作為歌曲制作費,由入駐的音樂人工作室為主播制作歌曲,而酷狗將獲得歌曲版權。

鄭冰冰提供給《中國企業家》的合同顯示,合作事項中規定,音樂制作公司作為乙方,將其擁有除署名權以外的所有著作權全部轉讓給酷狗旗下的廣州齊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齊鼓文化”),而該轉讓形式為酷狗獨家買斷,且不可撤銷。工商信息顯示,齊鼓文化的股東為廣州酷狗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華強致遠科技有限公司,即齊鼓文化為酷狗全資控股公司。

屏幕快照 2019-06-03 下午2.18.38

來源:被訪者

從當時的計劃來看,這一計劃有共贏的效果:主播獲得支持,制作人有訂單,酷狗作為平臺方,不僅能為直播業務儲備優秀主播,同時也能收購大量版權。而買單的則是粉絲。

但事情并未如大家所設想的那樣發展。據藍鯨財經報道,多家音樂制作公司人士指出,今年2月份,酷狗對音樂制作公司的結算就開始不按時,但當時正值春節,并未引起過多注意。

3月8日,酷狗方面通知,將于3月25日關閉商城交易,已經發起的眾籌活動,如果未完成眾籌則不能獲得圓夢基金,而完成眾籌的主播則可以繼續完成制作流程。3月22日,酷狗突然宣布商城“暫停交易”,并關閉了商城購買渠道,比之前的通知還早了三天。

因為酷狗中斷交易、不能按期結算費用,導致制作公司、主播和用戶蒙受損失,其中制作公司的損失尤為慘烈。

2018年11月,趙穎加入了“圓夢計劃”,到目前為止她所在的公司已經下單了62首歌曲,總制作成本在140萬左右,卻只收回了12.6萬元。根據酷狗音樂的制度,大部分歌曲從小樣到后面的成品制作,都需要音樂制作方自己先墊錢,再等著酷狗結算。“按照酷狗規定的流程,詞曲編曲后才可以安排客戶錄音,之后驗證消費碼提交成品,但是只要下單了,我們就開始制作,就會有大量成本產生。”

按雙方《費用結算確認書》的約定,酷狗支付款項的時間應為:ISRC(中國標準錄音制品編碼)登記完成15個工作日內支付70%首款,做完版權登記后15個工作日支付尾款。然而,4月4日酷狗徹底關閉了商城,許多掛在商城上的小樣、制作完畢等待審核的歌曲都沒了著落。

鄭冰冰5月22日曾在微博聲討酷狗音樂,他表示經過第一次維權后,酷狗結算了70%的費用,但還差230萬的費用沒有結算。雖然酷狗沒有結算尾款,但作為公司的老板,他必須給參與項目的作詞人、編曲人、混音師、錄音師、和聲和樂手付錢,對他來說壓力很大。

據鄭冰冰不完全統計,37家音樂制作公司銷售了3000多首歌,僅其中十幾家未結算的款項就達到3000萬。“粗略估計的話,活動未結款應該上億了,都是制作公司墊的錢。”

屏幕快照 2019-06-03 下午2.18.53

 來源:被訪者

微博認證為“音樂制作人”的博主“周鑫兒sinny”,3月5日還在宣傳其工作室制作、齊鼓文化發行的單曲《多么在乎你》,一個月后她在微博痛斥酷狗音樂違反約定,并透露至今為止,尚未結算的歌曲達到3000多首,涉及92家制作公司。

這次維權的結果是酷狗做出了“結算價格和流程不受影響”的承諾。隨后周鑫兒sinny刪掉了這條微博,并表示作為幕后音樂人,只想做歌曲養家糊口,仍舊對酷狗懷有信心。

趙穎說自己也收到了這樣的通知,但酷狗并未履行承諾。趙穎提供的一份酷狗在今年4月下發的內部通知顯示,由于客觀因素制約,暫停音樂商城,并給出了音樂制作方兩個選擇:3000元/首歌轉讓詞曲版權,或者10000元轉讓詞曲版權加錄音版權。

對于這樣的選擇趙穎難以接受,“我們已經按照3萬~5萬的定位質量去制作了,即使是這個價,我們的利潤也只有20%。”

受訪的制作人表示,出于對酷狗音樂的信任,從未想過事情會發展到如今的地步, 鄭冰冰說,“騰訊音樂上市了,酷狗也是大平臺,應該不會亂來。”周鑫兒sinny也表示,“我們是信任酷狗才自己墊資,我們是供應商,卻被酷狗一直當成自己的員工般欺凌。”

三敗俱傷?

制作人與平臺的糾紛,讓酷狗主播的境地也變得十分尷尬。一位主播在接受藍鯨財經采訪時表示,“作為主播,也很委屈。實際情況就好像是在網購,買家付了錢,賣家也發了貨,但貨被電商平臺扣住了,說你不能發給買家。”

面對這一狀況,酷狗方面給出了不同的解釋。4月23日,酷狗直播CEO謝歡曾發布聲明表示,活動進行過程中發現一些音樂商家有標高作品價格嫌疑,并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為誘導主播,導致不公平競爭,讓歌曲價值縮水,作品質量下降;更有商家冒充詞曲作者簽名,導致平臺無法證實詞曲版權的合法性。因此,為最大限度降低用戶損失,平臺提前結束活動盤點數據,查明真相。對于遵守平臺規則、順利完成眾籌、制作的優質歌曲,將在完成制作后,正常入庫結算發行。

屏幕快照 2019-06-03 下午2.19.14

來源:被訪者

酷狗方面的說法顯然沒能說服音樂制作人們,才有了5月27日的拉橫幅事件。

天津萬華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毅嫻在接受華夏時報采訪時認為,酷狗旗下公司與音樂制作公司簽訂的合同中沒有對歌曲質量不達標和著作權糾紛進行限定,現在單方面終止活動、不支付款項的行為已經構成單方面違約。

對于酷狗單方面關閉交易通道的做法,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權益合伙人趙虎認為,酷狗提前關閉交易通道違反了相關民事法律的規定,各方在酷狗這個平臺去交易,但平臺提前關閉通道,會對交易各方帶來損失,“由于損失是由酷狗平臺造成的,相關責任人要依法承擔責任”。

29日晚,在看到酷狗直播最新聲明后,一位在酷狗直播兩年的主播對《中國企業家》表示,酷狗官方通知3月25日結束活動,作為酷狗直播的老主播,粉絲在半年內為其籌集了16萬人民幣出歌曲,于3月15日籌集完并購買一支價值3萬元的單曲,“之后與商城購買的商家達成一致,選取小樣,發送消費碼,但最終卻沒有錄制成功”。該主播還透露,活動后期有很多主播自費達標完成出單曲的價格要求,但是最后也錄制不了了,對此該主播希望酷狗能盡快恢復后臺,給主播與粉絲一個答復,做一個有誠信的平臺。

對于酷狗“主播反饋音樂質量不達標”的最新回應,趙虎認為,有推卸責任的嫌疑,“如果歌曲已經通過酷狗審核,那說明該歌曲是符合酷狗質量要求的,那其他舉措都是借口,其目前的回應違反了誠實性原則。”

更嚴重的問題是,制作公司的收入、主播提成源于主播粉絲參與眾籌所募集到的基金,這筆資金早已經到酷狗音樂的賬上,而酷狗音樂以各種理由不予結算,也并未告知基金實際使用情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