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四十年前的冬天,那個史上罕見的考場——恢復高考四十年有感

2017-06-12 10:23 | 作者: 郝旭光 來源: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www.qaplt.com 提要:我當時所在考場,師生同考儼然常態。別的考場,還有夫妻同考、叔侄同考,那場景真乃古今罕有。那年的高考是教育機會公平的回歸,更是文明的回歸,它極大地影響了我國的發展進程,徹底改變了我們這代人的人生軌跡,讓我們銘記終生。

文 | 郝旭光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一個在山西農村插隊的北京青年,勞動積極,勤奮好學,為人和善,表現優秀,但數年來推薦上大學的名額總是落不到他頭上。他知道原因,沒有過硬的關系,沒人向公社領導打招呼;家庭困難,拿不出幾十元錢送禮;作為一個大小伙子,沒有可以犧牲的東西。三條路堵死了,絕望嗎?不!決不!小伙子還有智慧和膽識。他在北京的父母家有架臺式收音機,在當時,特別是農村,還是個稀罕物,誰家有個臺式收音機,大體相當于現在有寶馬X5的面子。他把那個收音機拿到村里,趁著公社書記不在家,到了他家里,對書記老婆說:“我是某某某,把這個收音機放在這里”。沒多久,小伙子得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臨走那天,同樣趁著書記不在家,又把那架收音機拿走,坐著火車回北京上大學去了。

精彩呼?悲哀呼?如果覺得故事精彩,那時的好多地方都演繹著這類為求生存而博弈的故事。如果覺得悲哀,在那個特殊的年代,多少優秀青年面對著沒有上學機會等等不公平,誰來可憐他們?他們的出路又在何方?

沉悶中一聲驚雷。1977年,注定是共和國歷史上永遠值得銘記的一年。因為,在這一年,恢復了正常的高考。要知道,此前11年,1966~1969年4年未招生,1970——1976年7年大學招生錄取不用考試,而是實行“群眾推薦,領導批準,學校復審”的辦法招收工農兵入學的??闖穌飫锏墓丶柿寺??“領導批準”是最關鍵的。應該說,許多推薦過程中是比較公正的,當時的許多領導也是好的,但像上面的領導和某公社黨委書記這樣的領導也不在少數。后者在全公社教師大會上的名言是:“你們教師就像鞭稍上的屎殼郎,甩哪里臭哪里。”這是我在現場聽到的。這樣的不算少數的領導要“批準”誰有資格進大學??!沒有經歷過這個時代,能想象得出來嗎?那是一個什么樣的時代?那是十年浩劫的時代,那是知識分子抬不起頭來的時代。這場浩劫對教育的影響之大,范圍之廣,難于言表。實事求是地說,這種招生制度,是教育機會公平的缺失,更是文明的倒退。

筆者有幸作為高二在校生和畢業生于19977年冬天和1978年夏天八個月內參加了兩次高考,全國可能沒有多少人有這種經歷。我當時所在考場師生同考儼然常態,真乃古今罕見。全國別的考場還有夫妻同考、叔侄同考、兄弟姐妹同考,那場景恐怕空前絕后,實屬人類奇觀。這才是機會的平等,這才是文明的體現。它更反襯了前面11年推薦制度、領導批準的機會不均等和文明的倒退。

那年的高考極大地影響了新中國的發展進程,將在共和國的發展史上留下怎么評價都不過分的功績。因為它恢復大家公平受教育的機會,促進了文明的回歸。正是這種文明的回歸,也徹底改變了我們考生人生的軌跡,讓我們刻骨銘心、終生難忘。這種感受用語言難以表達,而且后來再也沒有出現過。因為,我從小的夢想是能成為一個大學生,可按照“文革”期間大學招生的規定,“群眾推薦、領導批準,大學復審”,主要要看政治表現,家庭出身,社會關系等條件,像我這種小學公辦教師家庭的平民子弟,加上姥姥家富裕中農背景,永遠都沒有任何可能的機會被推薦給“領導批準”,永遠!永遠沒有機會!取得上大學的推薦資格進入“領導”案頭的機會,就是這個機會,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至于上大學,那不是笑話嗎?!一方面是“我想上大學,我要讀書”的這種渴望,另一方面是對機會做夢都不敢想的那種絕望,用語言來表達這種渴望與絕望的沖突、交織的感覺,是如此的蒼白。而且,我家哥倆,盡管就生活在農村,但按照當時的政策,我們這種農村的雙職工家庭也必須至少有一個子女上山下鄉,父母為此經常徹夜不眠,猶豫著要不要讓我哥哥先參加工作。最后為了避免老大下鄉后老二接著下鄉的悲劇出現,做出了讓哥哥先就業的艱難決定,哥哥1977年進了縣城的工廠上班。我當時非常理解也非常支持父母的這個決策,因為我們這個家庭別無選擇。這樣,對我來說,高中畢業,要么是下鄉插隊,要么是在下鄉插隊的土路上,我為此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我自己未來最好的結果就是插隊兩三年之后能夠進縣城的工廠上班,或者接父母的班當一名小學老師:那樣自己也成為鞭稍上的屎殼郎,甩哪里臭哪里了。

1977年注定是不尋常的年份。當年秋假我們中學雙職工子女正在公社中學的農田勞動,傍晚收工回家后帶著一副疲憊的身心吃晚飯時,父親興奮地告訴我們白天趕集時聽來的恢復高考的傳言。聽到這個消息我當時幾乎難以自己,是不信?激動?興奮?還是絕望中看到了一根稻草?還是希望、夢想有可能實現?說不清。當夜,16歲的我捂著被子偷偷啜泣了整宿?;指錘嚦?,恢復正常的文化考試并按照成績擇優錄取這種考試制度,我們就有了可以參加高考的機會,僅僅是個可以做夢、可以參加考試的機會!但我們終于有一個機會了,這對百姓子弟已經足夠了。對我們平民子弟,機會的公平是那么的重要??!我們不敢奢求一定要進大學,但至少要給我們一個夢想的機會吧?我自己平時不敢輕易聊這個話題,開啟這塵封的記憶。每憶至此,常常淚流滿面。這絕非矯情,此時指尖敲打著鍵盤,雙眼已然淚如泉涌。

1977年,中斷了11年的高考得以恢復,考試時間是在冬天,由各省單獨命題,且每個學校在校內自行組織,兩個人一張桌子,與平時上課無異,只是多了兩名監考老師外加縣里的兩位巡視員不停地巡視著。當時是兩榜錄取,第一榜全縣18個公社(即現在的鄉鎮)預錄取了180名考生參加體檢,最終二榜錄取指標是110名。當時只有3名在校生一榜入圍,可能因為考生普遍知識結構不健全,我作為在校生竟然入圍,排在全縣的所有考生中的第52名(3名在校生我排名第一,另一位第58名,第三位我的同桌排在第110名以后)。如果是群眾推薦,領導批準,我哪里還會有機會?

后來因為各種各樣難以述說的原因,我又參加了1978年的高考,其他兩位在校生根本就沒有被錄取。因為前次高考的結果,自己心里還是有很大壓力的,如果考不好,第一次的結果就說不清楚了。

在這種心境下,迎來了1978年的高考。這一年,全國統一命題,5門課,每門滿分100分,英語作為加試科目,成績只供參考,放在第六個半天考試,讓現在的人很難理解的是,全公社沒有一名考生參加英語考試。這年考試組織也規范了,全縣集中在三個考點,我們作為全縣最偏遠的公社,到離家近百里的一個公社中學參加高考。

1978年的高考,除了物理成績相對不高,我可能是為數不多的全部五門成績全及格的考生,在全公社名列第一(包括教我的老師,實際上那一年他們全都沒有被錄取,后來幾年也沒有被本科院校錄?。?,在縣里也名列前茅??純?,對我們平民子弟,僅僅需要個機會。

日月如梭,不覺恢復高考已經40年了。1977年恢復高考,對共和國、對我們那一代人究竟意味著什么?為什么我當時會那么激動得幾乎難以控制自己的情感?思考多年的結論是,公平的受教育機會和文明的回歸。

從古至今,放眼全球,進大學要考試,以保證公平地選拔人才,是天經地義的。至于怎么考、考什么各有不同也是正常的。這保證了進入大學需要滿足的基本要求。這既是社會公平的要求,也是文明的要求。但“文革”期間,入大學不用考試,僅憑群眾推薦和領導批準來確定,關鍵是領導批準,這里面的空間太大了??贍艸踔允嗆玫?,確實許多地方的知情點是按照插隊滿兩年、且表現好才有資格被推薦的規定,也確實培養了一些優秀的學生。但有些被推薦的“大學生”,連小學程度都達不到,甚至“白卷先生”都進了大學。這就是教育機會的不公平,這不啻是文明的倒退。

現代文明社會給成員受教育機會的公平對這個社會的發展非常重要,其目的是為了保障社會成員在受教育機會的法律地位、權益、責任等方面處于平等狀態。而不是處于讓“領導批準”的狀態。一個社會受教育機會的公平,要強調公平的規則和規則公平、機會的公平。這是文明的標志,也是社會進步的要求。

機會公平包含了起點公平、程序公平和環境公平。前者指的是在受教育時,都有進入某些教育機構平等的參與機會,處在同一條起跑線上,這是機會平等的重要內容。程序公平包含了在程序上保證每個社會成員之間的平等地位;使得每個相關利益方都可以在規則形成過程中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保證規則形成過程中,社會成員最大限度參與,都有公平的機會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或者提供智慧,或者兼而有之?;肪徹皆蛞Vに怯謝袷さ幕岷捅謊≡竦幕?。

當今又有人試圖以素質教育和人民群眾的呼聲為借口,提出取消閉卷考試。試想,如果僅憑招生人員人為判定學生的所謂綜合素質,恐怕又要回到“文革”那個“領導批準”了!平民百姓的家孩子的平等競爭機會在哪里?剛剛進行了自主招生的試點,就有某知名大學的招生處處長因貪腐上億金額而被處理。全靠閉卷考試確實有其弊端,但是其公平作用至今無法取代。而社會公平直接關系到社會穩定,如果底層有文化有志氣的青年因失去公平的機會而陷入失望絕境,結果將會怎樣?

教育公平對于現代社會,尤其重要。社會文明的進步。來自于公平的規則、規則的公平、機會的公平、環境的公平。受教育機會的公平目標,不是兼顧公平、強調公平、提倡公平,而是“保證公平”。

1977年恢復高考,之所以說它加速了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影響了共和國的國運,影響了中華民族的命運,也改變了我們那代人的生命軌跡,是因為它是教育機會公平的回歸,更是文明的回歸!

1977年,共和國的新生!我們這一代人的新生!

(含淚完成于恢復高考40年之際。)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